[湃客]那一年,胡歌22歲,江疏影18歲

2021-04-12 21:30

原創 最人物出品 最人物
那個夏天,他不再是從前那個“仗劍恩仇為紅顏”的李逍遙,無限接近一個失意中年的形象,而就在此時,同樣郁郁寡歡的女孩在他身邊,停下了腳步,留下一段比相愛還長的懷念。
每當提起過去,胡歌和江疏影都會不自覺地放慢語速,眼睛望向別處,眼底都是故事,斟字酌句之后的只言片語顧念著彼此。
他說:“還是會遺憾!
她說:“如果他邀請,會去他的婚禮!
滾滾紅塵中,人來人往,相遇有時候只是一個開始,有時候還會成為一個結束,不是每一次都有一個好的結局。
傷心人總是問:放手之后,如何放下?
或許,不必放下。
他們似乎注定擦肩而過。
80年代出生,兩人年紀相仿,都長于上海,一切都要從如毛細血管分布的萬千弄堂說起。
三十多年前,江疏影住在烏魯木齊路上的爺爺家,距離胡歌家附近的向陽小學,走路也不過十幾分鐘。
小時候,江疏影喜歡趴在床上看書,老房子隔了門、隔了窗,卻隔不了各家的鍋碗瓢盆聲、嘩啦嘩啦的麻將聲、自行車“嘀鈴嘀鈴”聲,還有男孩子們的打鬧聲。
童年江疏影
胡歌記得,打開烏漆色的大門,家門口有兩棵梧桐樹,夏天綠樹成蔭,他時常拎著小手槍與伙伴們追逐,長長的巷子由著他們跑來跑去,兩個玩具一碰撞就是一場“戰爭”。
童年胡歌
彼時,婆婆的舊躺椅、阿姨們新添置的洗衣機……各家的雜物都堆在外面,胡歌說:“上海弄堂的路都比較窄!
或許,在未曾相識的日子里,他們早已擦肩而過。
后來的后來,兩人都成了所謂的“好學生”,但命運的起初,他們都是被動的。
那個年代,很多中國家庭都奉行挫折教育,胡、江兩家也沒有例外。
胡歌很少得到父母的表揚,考80分是一頓逃不掉的暴揍、考100分也聽不到贊揚的話。
而江疏影也把自己后來的自卑歸結于父親的嚴厲:“我考試90分以下,爸爸就會用皮帶抽10下,媽媽不忍心就躲進屋里!
棍棒之下,孩子來不及思考,也難以忘記。
少年江疏影
胡歌5歲那年,為了鍛煉他與人交往的能力,父母把他送進了當時上海最有名的“小熒星”藝術團。
“每個周末去上課,都是爸爸逼著我去,我一直是處在‘下游的下游’的水平,我一直是躲在最后面,非常被動地在學習!
他的表演啟蒙老師何瑩記得,年少時的胡歌的總是縮在最后一排。
有一次,老師讓學生們以“看望病人”為題,進行課堂練習。那一回,胡歌被叫到了,他緊張到滿頭汗,說不出話,最后分數被評定為不及格。
那是90年代中期,彼時,江疏影也是班級里的“吊車尾”。
1993年,年僅7歲的她,被送進上海藝術體校學習藝術體操。因為成績總是在末位,經常被教練關在屋子里一個人練習,每每練到腳腫還要站2個小時車程回家。
在她的記憶里,曾經有過一次,放學后坐在上;春B返幕▔,頭埋在朋友的懷里,放聲大哭。
具體所為何事已經被時間沖散,只是記得,那次之后,再遇到什么事,只是默默抹一把眼淚,沒人會看到。
很多年后,胡歌在自己的專欄里回憶童年,寫道:
我骨子里的性格,并沒有因為劇團的學習經歷而改變,只是學會了表演性格,表演開朗,表演陽光,學會了不再讓家人擔心。
少年胡歌
在無法選擇的年少時光,成長,就是學著把情緒調成靜音模式。
2004年,18歲的江疏影以專業第一的成績,考進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本科班,還沒入學就聽說了學校里的風云人物——胡歌。
彼時,22歲的胡歌已經拍了30多支廣告,早早簽下了經紀公司。隨著電視劇《仙劍奇俠傳》開播,他成了全國少女心中的“逍遙哥哥”。
《仙劍奇俠傳》,胡歌飾李逍遙
那一年,她大一,他大四。
上海戲劇學院的校園很小,從前門走到后門只要幾分鐘,比之前兩家胡同的距離還要近,但紅透半邊天的胡歌,再也沒時間回到學校。
江疏影所在的上戲04級表演班是后來有名的明星班,陳赫、鄭愷、王傳君等都是她的同班同學。
上海戲劇學院2004級部分學生
回憶起當年的同窗生活,王傳君表示,江疏影作為入學時的第一名,當時大家都以為她應該是驚為天人的大神級人物,結果過了一段時間發現,“她除了皮膚白之外,好像……平庸”。
大一那年,她出演了人生第一部電視劇《飛花如蝶》。彼時,一同參演的劉詩詩在一年后簽約唐人經紀公司,成為胡歌的同門師妹,而表現平平的江疏影則又回到了學校。
《飛花如蝶》劇照
大學四年,除了另外一部超短片,她再也沒有拍過任何一部作品。
她說:“我自己花了很多很多努力,可能都不及有天賦的演員隨隨便便一演就對了!
很多年后,鄭愷對這位老同學的評價是“飛翔的笨鳥”。當年,在那個小小的班級里,光是追趕同學們的步伐,她已經拼盡了全力。
在江疏影無奈選擇勤能補拙的那幾年,源源不斷的劇本讓胡歌感到疲憊。
因為《仙劍奇俠傳》的熱播,他開創了一個古裝偶像劇的時代。在時代的浪潮中翻涌,他被裹挾著前進。
越來越多大同小異的劇本堆在他面前,《天外飛仙》《劍蝶》《神話》……每一部都是男主角、都是俊朗小生、都很成功,每一部也都讓他“古裝偶像”的標簽更鮮明。
2010年《神話》劇照,28歲的胡歌與27歲的金莎
他被市場擬定的套路束縛著,表演變得程式化,拍《仙劍3》的時候,他突然和助理開玩笑說:“好無聊啊,我們跑吧!
2010年,他第一次叫停了自己的演藝事業,選擇回到母校上戲繼續讀書。
然而此時,畢業不久的江疏影已經拖著兩個一百多斤的大箱子,只身遠赴英國,攻讀東英格利亞大學傳媒經濟學碩士學位。
后來,她坦承之所以選擇留學,是在逃避未來。
上飛機的時候,她發著高燒,蜷縮在狹窄的座位上,想象著自己坐在學校的草地上讀書,空中飄蕩著教堂的鐘聲。
十幾個小時的航程結束,落地時分,幻想破滅——在陰雨綿綿的倫敦,草地似乎永遠是濕的。
25歲的江疏影,2011年6月攝于英國
異國他鄉的日子,一切困難都被放大。幾乎從零開始的她,為了提高英語能力,把自己丟進了餐廳當服務生。
“當時有一本1000多頁的經濟學科書,對于我來說簡直是天書,但又不想放棄,只能通過一個個查字典的方式在每個單詞上面備注中文意思,最后把這本書成功‘拿下’,這本書至今都還保留著!
別人1年就可以完成的學業,她花了整整3年,2012年回國的時候,從前的老師對她說:“你在英國留學的那幾年,是中國演員需求量很大的時候。你現在回來年紀大了,晚了。"
那一年,她26歲。
同班同學們主演的《愛情公寓》已經播到了第三季,電影《致青春》的試鏡中,趙薇見到她的第一句就是:“是不是老了點!
雖然,后來江疏影用演技說服了趙薇,電影也大獲成功,但26歲站在起跑線上的時候,江疏影比誰都清楚,人生不可能永遠“致青春”。
2014年3月27日晚,第八屆亞洲電影大獎頒獎典禮在澳門舉行。江疏影憑借《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》獲得最佳新人獎。
第二天的返程航班上,她抱著獎杯卻心生絕望——彼時,她回國后出演的第一部電視劇《一仆二主》開播一周,差評從四面八方涌來,甚至包括自己的朋友。
2014年《一仆二主》劇照,28歲的江疏影和44歲的張嘉益
很長一段時間,她極度不愿意看到熒屏上的自己。母親在客廳里看自己的作品,她聽到自己的聲音都會感到不適。
極大的自我懷疑讓她不停地問自己:“努力真的有用嗎?我是不是不適合當演員?”
與此同時,為了轉型,胡歌接拍了包括《苦咖啡》、《摩登新人類》、《華麗之后》、《生活啟示錄》在內的幾部都市劇,演過小白領、富家子、甚至是盲人按摩師。
2014年《生活啟示錄》劇照,32歲的胡歌和43歲的閆妮
但和早期的古裝劇相比,這些嘗試都沒能激起太多水花,質疑聲倒是接連不斷。
他渴望成為一名演員,但在觀眾心里,他仍然是一個年齡越來越大的偶像派。
在無數次擦肩而過之后,江疏影和胡歌,終于在谷底相遇。
相遇的時候,胡歌為了拍戲在象山影視城的農家院里住了4個多月,又因為新角色的需要,曬黑了皮膚、蓄起了絡腮胡。
2014年7月,電視劇《旋風十一人》的開機儀式上,當他以前所未有的“邋遢”形象示人,很多觀眾開始失去耐心。
2014年夏,《旋風十一人》時期兩人的合影
不再是從前那個“仗劍恩仇為紅顏”的李逍遙,他無限接近一個失意中年的形象,而就在此時,同樣郁郁寡歡的女孩在他身邊停下了腳步,留下一段比相愛還長的懷念。
那一年,胡歌32歲,江疏影28歲。兩人因劇相識,未成想戲如人生。
2014年8月,《旋風十一人》還在拍攝中,胡歌在微博上曬出一張親自為江疏影拍攝的照片。
2014年8月,胡歌鏡頭下的江疏影
粉絲大呼“在一起”,個別媒體打出“與江疏影假戲真做? 胡歌:她是我心中女神”的文章標題。但大多數人只是一笑而過。
似乎并沒有人注意到二人眼波流轉,暗生情愫。
《旋風十一人》劇照
從二人相遇,到江疏影公開承認分手,滿打滿算也只有1年時間。
2016年4月,定情之作《旋風十一人》開播的時候,兩人已經分手一年多。
發布會上,無論是江疏影的微笑,還是胡歌的偷瞄,都寫滿了物是人非不可追,陌路殊途不相見。
2016年3月28日《旋風十一人》開播發布會上,
胡歌偷瞄江疏影
發布會后的采訪中,胡歌說:“那個時候受到過度關注,是我沒能好好保護她!
愛情中的遺憾最怕如此確鑿,讓轉身時萬般流連。
法國社會學家埃德加·莫蘭說:“明星是徹徹底底的商品:他們身上的每一寸皮膚,他們心靈的每一次悸動,他們生命中每一個回憶,無一不能投向市場!
作為一個明星,胡歌完全清楚自己身處何地,相愛的那天,兩人的感情就注定會成為大眾的消費品。
但作為一個普通人,他希望那一天的到來晚一點,再晚一點。
2014年12月24日,兩人的戀情被媒體曝光,引起軒然大波。
那段時間,胡歌正在巡演話劇《如夢之夢》。事件爆發后,作為一個國民偶像,他幾乎可以想象她的境地。
在5天后的話劇慶功宴上,一杯杯苦酒入喉,他甚至想到了就此結束。
凌晨4點,他借著酒意,連發4條微博,其中一條寫道:夢醒時分,相忘“江胡”。
后來,胡歌刪掉了這幾天的微博,但是,互聯網留下了它們。
但夢醒時分,他還是做不到放手。
為了“傻傻的小江”,他寫下“高抬貴手”、“網開一面”。他憤怒著、也哀求著,但并沒有換來方寸安寧。
2015年1月29日,在“中國著名狗仔”卓偉開通微博的第一天,第一次@的明星就是胡歌和江疏影,并寫道:“骨相清奇本絕配,歌影婆娑映浦江!泵^再一次對準二人。
僅僅35分鐘后,胡歌轉發回懟:風乍起,吹皺一池春水。(該詞后一句為“干卿何事”)
這條微博既是回復卓偉,又像是說給來往看客。
此后,任紅塵熙熙攘攘,二人終是只字不提。
直到2015年7月,江疏影宣布單身,這段情,何起?何終?是只屬于兩個人的懷戀。
從2014年到2015年,兩條平行線短暫地相交,放在人生的長卷里回望,似乎不值一提,但分明留下了痕跡。
那一年的后半段,在電視劇《獵場》的拍攝現場,胡歌罕見地發火。
那是一場車站的戲份,有一個無關人員一直在一旁偷拍,他幾次示意那人仍然不離開,視線相交的一刻,他大吼了一聲:“躲開!”
無處不在的鏡頭,讓他無處可逃。
那一年,在電視劇《好先生》的發布會上,江疏影公開承認單身,從此不愿多談。
只是在一年之后的《好先生》收官日時給“江萊”(江疏影在劇中飾演的角色)寫了一封信。
她自認并不擅長哭戲,但是在那一年的夏天,卻怎么也止不住眼淚。
作為前輩,也是男主角,孫紅雷對她說:“演員是一個非常殘酷的職業,因為我們要把內心最脆弱的一面展現給觀眾!
那一年,她把自己交給“江萊”,“江萊”救贖了她,她也成就了“江萊”。
2018年,當蔡康永與她舊事重提,她忽然眼眶含淚。而胡歌也將自己藏得越來越深。
在彼此的世界欣喜而來,又匆匆離去,曾經真實地相愛過,也真實地被中傷,放下談何容易。
江疏影說:“不想光成為前任的附屬品,或者誰誰誰的女友,所以我會要更加地去強大,更加地努力去強大自己。讓自己變得很出色,然后把它轉換成一種動力,讓自己覺得要擺脫那幾個字!
2018 年 2 月,英國首相特蕾莎·梅受邀訪華,江疏影作為翻譯,全程與特蕾莎·梅夫人用英文直接溝通交流,言談舉止落落大方。
2018年2月,江疏影與英國首相特蕾莎·梅交流
最近兩年,她一直高產:《九州縹緲錄》、《清平樂》、《三十而已》……都有所收獲。
《清平樂》劇照,江疏影飾演曹皇后
她可以在《清平樂》被罵之后公開自嘲“捧不紅”,也可以平和地感謝《三十而立》之后收到的認可。
《三十而已》劇照,江疏影飾演王漫妮
江疏影沒有打安全牌,而胡歌也又一次踏出舒適圈。
胡歌變了,此時的他,心里裝著故事,眼角帶著傷疤。
風霜、雨雪、車禍、重生,梅長蘇不是李逍遙,胡歌也不再是從前的胡歌。
《瑯琊榜》劇照,胡歌飾演梅長蘇
2015年《瑯琊榜》火了之后,胡歌卻選擇背對喧囂。
2016年,他幾乎一年都沒有拍戲。那些藏匿人間的日子,他在青海撿垃圾,在新疆的公路旁種樹,在疫情期間向武漢捐助了三批救援物資。
舊時光漸漸消亡,故事中的人帶著故事步履不停。
江疏影說:“有時拍攝太晚,即使是在上海,也會住在酒店!
如今的上海,梧桐新葉換了老葉,很多弄堂被拆除,很多摩登商場拔地而起。
或許,二十多年前兩人曾光顧同一家小吃攤,但如今路邊解饞的柴爿餛飩,熱湯飄著油花……也漸漸被琳瑯的櫥窗取代。
似乎只有暴風雨永遠不會缺席,吹折一些枝椏,零落成泥,又有新的枝繁葉茂。
春去秋來,有些故事,美好得像一場電影,卻無法重新播放了。
江湖上,也不再有江和胡的故事了。
愿再見不負遇見,愿你我都能體面。
部分參考資料:
1、騰訊娛樂:《星里話丨江疏影:想紅沒什么不堪》
2、《恕我直言》
3、澎湃新聞:《江疏影:王漫妮也許不成功,但她是自己的英雄》
4、《說出我的世界》
5、《Vouge服飾與美容》:《江疏影,你還和三年前一樣,常流淚嗎?》
6、《女人30+》專訪江疏影
7、《人物》:《逃跑者丨胡歌》
8、《人物》:《胡歌丨安眠在愛人心里》
9、胡歌:《我們的故事》
10、《iWeekly周末畫報》:《江疏影:故地宜重游,愈深入愈熱愛》
圖片來源:網絡等

分享到:
© 2016-2018 衡水資訊 http://www.tangkas777.com/
番号搜索网站 种子下载失败